DRM-free,不止拥抱这一天

在您更加深入地阅读本文之前,请认识到支持 DRM-free 内容并不意味着 O’Reilly 支持剽窃、盗版,或者其他任何形式的盗窃。您应该知道我们严肃地对待有知识产权保护的材料,但是我们也明白在某些情况下,您可能不能或者不愿意停止盗版。本文的主旨是探讨后一种情况。

似乎许多初次写作者、写作过很多书的作者、编辑、出版者,以及出版技术人员,都受到 DRM 和数字内容在网络上随处可以下载的情况,这种盗版让人困扰到夜不能寐。我想告诉他们,冷静下来,放心去睡吧!这不是一种昙花一现的情况,有几种非常简单的办法,只要做到就可以成功。这个问题已经出现很长时间了,并将继续持续很长时间。

几年以前,David Pogue 曾经友好地参加一项与 O’Reilly 合作的在自然条件下进行的关于 DRM-free 的实验。你可从这里读到结论,但基本观点如下——

结果?结果是真实的。盗版满天飞。现在网络上到处都是盗版,随处可以免费下载,这简直是太荒谬了。荒唐的事情是:书籍的销售额没有下降,甚至在当年还有轻微的上升。这不是一个完美的、所有变量相等的实验,当然,任何参数的数值可能解释这个结果。但是,这肯定不是我曾经担心过的灾难。

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启示。那一年中 Pogue 的作品被故意泄露到 DRM-free,这反而增加了销售。我设想如果在实验过程中,能在海盗湾打一块图标广告,表示任何读者都可以通过海盗湾优惠券以我们的纸质书零售价来同时获得该图书的纸质本及其数字版本,效果会更好。我的观点是,面对盗版我们需要更加有创造力,并和盗版共存,而不是考虑 DRM、聘请律师或者让搜索引擎来屏蔽问题。

最近,Eric Freeman 和 Beth Robson,也就是 Head First Design Patterns, Head First HTML 和 Head First HTML5 Programming 这三本书的作者,和 O’Reilly 共同重新发起了一个旧话题,这是一个大多数作者都感同身受的话题,你可以从这里读到 4 年前我们关于它的讨论。

这次 Beth 展开了他的讨论:

我已经在非法文件共享网站上看到了 Head First HTML5 Programming,今天早上,就在 http://bit.ly/IM7I84。O’Reilly 知道吗?你们知道他们做了什么,我意识到除了好奇之外我们无法阻止盗版。

Eric 也有同感:

一天之后,我就在网上发现盗版已经出来了,并且出现在了 Google 搜索引擎的首位。可能你无法阻止海盗湾,但是你应该可以让 Google 删除那些链接。

基于我在 O’Reilly 和其他机构的出版发行经历,我回复道: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我认为这有助于推广你的书,Head First Design Patterns 这本书已经在大多数 P2P 网站上出现了,但它一直销售得很好。难道你没有听说过 Tim 的咆哮:盗版不是作者的敌人,没有知名度才是作者的敌人。那些习惯盗版的人,不论是出于什么原因,都会继续盗版,并且将想方设法得偿所愿。

让我们深入挖掘一下我的回复,来看一看为什么我会做出如上声明。首先,让我们看一组数据,当我搜索书籍 torrent 文件的时候,Bing 从 utorrent 客户端返回了 77 800 000 个结果,而 Google 返回了 12 000 000 个结果。当我搜索技术书籍 torrent 文件的时候,从 Bing 返 回 了 20 300 000 个 结 果, 而 从 Google 返 回 了 5 180 000 个结果。更精确地定义了我的搜索之后,当我搜寻 O’Reilly 的时候从 Bing 得到了 937 000 个结果,而从 Google 得到了 23 200 000 个结果,这颠覆了之前从 Bing 和 Google 获得的结果数值。再深入一点,搜索 Head First Design Patterns,返回如下结果:

bing-search-results

google-search-results

请注意,通过 Bing 搜索引擎搜索 utorrent,可以获得超过 69 000 000 个结果。一个有趣的补充说明是:当我开始点击进入搜索页面,比如点击进入搜索结果的第 10 页,马上就会发现结果变为 191 000 个结果中的第 211-220,这可是和 69 000 000 相差甚远。但是链接还是有效的,直到第 54 页,在这一页我收到了这样的消息:32 600 个结果中的第 531-540 没有发现。因此长活短说,网上有大量的种子,但并不像初次搜索结果显示的那么多,虽然在之后的一段时间内我可以找到并下载到文件。

摆脱掉野草的束缚,回到原来的观点,对于 Head First Design Patterns,网上有大量可获得的种子。但是,是否那些种子文件的出现减缓了我们图书的纸质本和数字版的销售?自从 2004 年开始,根据 Nielsen Bookscan 技术类书籍报告,O’Reilly 的 Head First 系列图书中,有三本书进入在累积排行的前 15 名。如果我们只统计标价在 100 美元以下的图书的话,Head First 有三本书进入累积销售的前十名。我上一次查看的时候,在 Safaribooksonline.com,我们的 Head First 系列图书占据了全部前 10 名。Design Patterns,Java 和 HTML 的领先地位奠定了 O’Reilly 的销售收入,不仅仅在实体书店,也体现在 Safari 获得的收入和网络上的盗版书数量上。这仅仅是一个巧合吗,还是这就是做生意的代价?

我相信那些买不起 50 美元一本书的人不大可能放弃其他必需品来购书。如果你对那些从网上获取种子文件和未授权内容的人们做个人口统计,我相信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的经济条件不足以支付产品的价格。还可以这么想,你读大学的时候,买书是否也像啤酒、美食、约会、衣服一样吸引你,你是否是用额外的钱才去购买图书?因此存在着一个有趣的轮回:那些大学生工作挣钱之后,会记得那些传授他们知识的图书吗?当然会。他们未来有固定收入之后,会更愿意购买那家出版社的图书吗?当然会。对出版社而言,那些大学生是成长期的市场投资吗?当然是。

这里有一个困难:一些出版社如果发现他们的图书没有遍布 P2P 网络,无法找到种子文件或者 DRM-free 版本的话,他们为此感到高兴。但,真的,请考虑一下:你的内容不足以吸引人们去尝试得到,那你是否还有必要出版它们呢?没有知名度是比盗版更大的敌人。第二个困难是:如果你的内容是免费的,并出现在 P2P 网络上,有种子文件,等等,人们不下载,这有任何好处吗?严肃地说,大多数网站在网页上显示出下载次数,这样其他人可以看到是否有许多人喜欢你的内容。我认为如果免费也没有人下载我的作品的话,将是令我尴尬的。作为一个出版者,那时候我们需要马上重新评估我们的出版计划。再重申一次,我把这视为做生意的代价,类似于在缴纳市场税。

给内容增加 DRM 来杜绝盗版,你开玩笑吧?严肃地说,我考虑过这个问题。一个好的程序员用一个小时就能够破解目前已知的绝大部分 DRM 文件,或者世界各地的手工店铺都可以把书撕开,逐页扫描纸质图书并加以传播。DRM 有点像穴居人宁愿用前肢握拳支撑身体前行,却不愿用他发达的大脑和肌肉来直立行走和用手传递工具,这样做是无法完成物种进化的。作为一种行业,我们需要进化那古老的、迟滞我们行业发展和革新的 DRM。新的 DRM 技术没有创新,它们是类似穴居人的反应。我们需要发布技术的创新,我们需要学习科学的创新,我们需要产品和制造的创新,我们需要把所有专注力集中于内容创新。

目前,出版业正面对着黑洞洞的枪管,如果我们不能想出新奇的方法前进,这支枪很快就会主宰出版业的经营方式、定价、内容创造和发布的行为。我们能否使用P2P网络和种子文件来帮助我们,为我们的内容和服务来促销和打广告?我们能否认为个人到个人的发布方式和付费网络可以服务于我们?我们认为,为内容嵌入链接的方式驱动人们返回我们的网站,在这里我们可以基于他们的经济条件给他们提供更多的适合他们的产品和服务。你可以从这些人那里学到更多,听到他们为什么下载未授权文件的原因。可能这会创造一个后续产品或衍生产品的机会。

我希望你们看到了令人足够信服的原因来实施 DRM-free。因为对我们出版业来说,DRM-free 不是权宜之计,而是应该永远拥抱的。

睡个好觉,我的朋友们。

——————

原文:DRM-Free Day, forever
译者:沧海
来源:图灵社区

有帮助,[ 捐助本站 ] 或分享给小伙伴:

发表评论

标注为 * 的是必填项。您填写的 Email 将会被保密。如果是在本站首次留言,审核后才能显示。

小伙伴们发表了 3 条评论

  1. 确实,如果我碰到了一本书——不是那种心仪已久的,只是看名字有可能想读的——结果在kindle上打开时发现,有drm保护,那我的反应就是连上电脑,删除本书。
    当然,如果是心仪已久的书,我会购买正版电子书或者纸质书来读。
    还有,如果目前的电子书排版做的再好一些的话,就更吸引我买正版了;尤其是某个作者的合集,如果目录编排不好的话,读起来还是蛮痛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