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小年:网络信息无法替代读书和系统性学习

自从由知名企业家任志强担任理事长的中国金融博物馆书院,在广州成立分院后,来到广州的经济界大咖越来越多。在一个季度前广州书院的成立仪式上,任志强携李开复和潘石屹亮相广州。在最新一期的读书会上,任志强又邀请到经济学家许小年出席。

Xu-Xiaonian

近期,在广州塔二楼的老地方,清癯的许小年和信息行业“大姐大”张树新,与任志强一道同广州的书迷们聊自己的阅读故事。许小年作为主讲嘉宾,谈起自己的阅读成长史时,他特别强调了系统分析能力和独立思考能力的重要性。

除了分享阅读之外,许小年也谈到了经济发展。许小年认为政府必须把钱花在供给侧,而不是花在消费上,“我们转向供给侧,目前是把经济增长的动力从政府转向企业,政府花钱转向企业效率的提高”。

一、谈阅读:真正的学习还是在读书

问:您读书多吗?

许小年:我没有计算我读过多少书,我能够记住的我全部读完的书只有两本。

一本是《红楼梦》,还有一本是《毛主席语录》,剩下的书没有读完。我一般把书分为两类,一类是泛读的书,一类是精读的书。像《二十四史》、《资治通鉴》,这种是泛读的书,那些书读起来很快,一天大概可以翻完一本。这一类是泛读的就是拓展你的知识面,给你一般性的介绍。还有一类书叫精读,精读的书就慢了。我的精读的书单里面有《国资论》,英文和中文都有,中文翻译得不好,我就去翻英文看。《国资论》很遗憾没有读完,但我不断地回去读《国资论》,哈耶克的还有一个《自由与市场秩序》,这些都是我读过很多次的。每次读都有新的体会。给各位朋友一个建议,一定要读原著,不要读二手的。

问:不能读英文怎么办?

许小年:读英文翻译过来比较好的原著也好。但是千万不能读二手的。

问:其实读书是一种习惯。如果年轻的时候没有读书习惯的人,中年以后很难静下来读书。

许小年:读书不仅是一种习惯,读书对我来说是一种享受,我一天不读书很难受。我刚刚从非洲回来,还在倒时差,爬山六天没有电,没有办法读书。幸好有 Kindle,Kindle 上我下载了 60 多本书,每天晚上都会翻 Kindle,读一本精彩的书就会感觉一天的疲劳消失了。读书的时候就感觉到你跟作者的思想很近,你跟思想家、跟物理学家在对话,这个你在网上和手机上根本就得不到。

所以我现在也用手机,但是那些信息我大概看了不到 10%,相信任总看得更少,任总的信息比我更多,不是一个量级的。手机和网上的信息无法替代读书,无法替代系统性的学习。说一句不好听的话,网上的东西 90% 是垃圾,真正的学习还是在读书,还是在系统的学习上。

二、谈选择:随机行走中有一些东西不能放弃

问:从中国人民大学硕士毕业后在国家机关工作,为什么选择去美国读博士?

许小年:80 年代我还在国家机关工作,看的是经济学类的书,因为工作性质决定。78 级,我是第一届研究生,读了三年,1981 年毕业,毕业后进入了国家机关,搞改革的设计方案,我进的机构是国务院研究中心,开始在下面跑调查报告,那个时候读的还是经济类的书比较多,1985 年之后到美国,就系统学经济学。我在美国读了五年的经济学博士,让我终身受益,给我建立起一套经济学分析的坚实的框架,这个使我认识到,系统性的学习不能替代。

问:之后为什么选择回国到了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

许小年:在中金之前我已经到了金融中心,人的道路是随机行走。当时一些我的学生或者一些人问,怎么样去规划未来?我一路几十年走来都是随机行走,但是随机行走过程中有一些根本的东西不要放弃。比如说“求知”你永远都不要放弃,我求知多一些,我做得好一些,收入好一些,这是其次的,“求知”是我生活上和精神上的需求,我读书可以感到很大的乐趣。还有“做好人”不能放,也就是说你不能干坏事,人一辈子不能干坏事。但到底什么叫坏事?每个人有不同的定义。我的定义是不能坑人。

三、谈股市:保护中小股民的办法是透明和信息披露

问:你之前在媒体上说,中国 A 股应该推倒重来?

许小年:这一句话没有说过。2001 年时,有人问我要跌到什么位置,我说我说不清楚,我说跌一半,那个时候的股市是两千点,跌一半的话就一千点。我发现到了 2015 年,中国的股市和股民基本没有进步,我们还在谈同样的问题,我们还在为同样的现象而纠结。有一些人让我今天出来说两句股市,我想了半天,我讲的没有新东西,这个为什么?我觉得就是不学习。

问:读书太少?

许小年:对。读书太少,不学习就不能进步。

问:应不应该推倒从来?

许小年:应该从基础建设上抓起。从股市的参与者和监督者的基本行为来建设中国的股市,我们的股市很显然政府干预太多。

问:可我们政府要保护中小股民。

许小年:保护中小股民的办法是透明和信息披露,就是要求市场的参与者充分披露信息,不能像保姆一样带着孩子,不能像母亲一样永远不给孩子断奶。你不给孩子断奶,这个孩子永远长不大,我们的股民 15 年没有进步,就因为这个奶一直没有断,还是婴儿,他的智力还没有成长,还不会独立思考,还不知道股市是干什么的?还不知道政府在股市当中扮演什么角色。你 15 岁了,你还在母亲身边吃奶,你说你能健康成长吗?

四、谈新政:政府花钱,要转向企业效率的提高

问:中国经济是不是已经进入消费时代?

许小年:消费上升不是因为消费起来了,而是投资下来了,因为投资少了,消费就多了。消费不会平白无故起来,消费能力从哪里来?消费能力从工资卡来。你不要去看消费数字,你要去看收入,收入从哪里来?收入从企业的效率来,从劳动生产率来,所以中国经济的问题不是投资不足,不是消费需求不足,为什么我们老讲供给侧,消费更多的背后是收入不足,收入不足的背后是因为企业没有效率,劳动生产力上不去,问题是在供给侧,不在需求侧。所以要坚决地转到企业的效率上,提高企业的效率,工资才能提高,工资提高了才有消费,企业的效率提高了,企业才有钱做投资,投资需求才能起来。我们转向供给侧,目前是把经济增长的动力从政府转向企业,政府花钱转向企业效率的提高。

附录:大咖书单

任志强:

  • 《卡尔·马克思:一个19世纪的人》(乔纳森·斯珀伯 著)
  • 《天下的当代性》(赵汀阳 著)
  • 《自由市场革命》(亚龙·布鲁克 著)
  • 《市场没有失败》(布里安·辛普 著)
  • 《捆住市场的手》(斯蒂夫·梅德玛 著)

许小年:

  • 《国家为什么会失败》(德隆·阿西莫格鲁 著)
  • 《历史的巨镜》(金观涛 著)
  • 《新儒学论》(余英时 著)
  • 《经济学原理》(张维迎 著)
  • 《一个大国的崛起与崩溃》(沈志华 著)

—————–

来源:新快报
记者:周雯文

有帮助,[ 捐助本站 ] 或分享给小伙伴:

发表评论

标注为 * 的是必填项。您填写的 Email 将会被保密。如果是在本站首次留言,审核后才能显示。